美丽中国行 hi,最近想去哪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省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 藏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 夏 新 疆 台湾省 香 港 澳 门
站内搜索:

我的曲折西藏冬游记

发布时间:2016-01-18 17:05:13

十一月十六日晚,躺在床上盘算,快年终了,还剩5天公休假,怎么利用呢?老婆在旁边一句话提醒了我:去西藏吧,你不是一直想去西藏么?对啊!长这么大了,还没进过藏。一个不可不去,不可多去的地方。神秘而古老,圣洁而美丽。本来想自驾进藏,但是要去之前需做大量准备工作,包括身体能否应对高原反应。正好,那么自驾游的前站就放在这次吧,火车去,飞机回,顺便看一看那条神奇的天路“青藏铁路”。冬天是西藏旅游的淡季,什么都便宜,关键是人少(我最怕人多的地方)什么景点都不用预约、排队,想想都激动!但是冬季进藏,感觉可能很冷,水枯草黄,没那么漂亮。而我此行是为了给自驾打前站,感受当地的环境,所以风景差点也无所谓。于是我就跟老婆商量,因为这一路会很辛苦,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苦行。吃不好、睡不好,又冷还会有高原反应,就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我老婆旅行的唯一要求是:有好吃的!一听说没啥吃的,就同意让我一个人去。

十一月十七日上午,想想昨晚的西藏行计划,虽然独闯也不错。但是一路上连个拍照的都没有,未免也有点孤独。如果能再动员一个人同行或许更好!没想到我的西藏冬游行就从这个念头开始,变曲折了!先试探动员了两个好朋友,一个很想去,但因家事缠身走不开;另一个是老师请不到假,想叫我寒假去。寒假都翻年了,我今年的五天公休假就作废了。最后找到我婚礼的伴郎小七一问,他倒是没立马拒绝,只是提了个条件要带她女朋友同行。我说这没问题啊!我去说服你嫂子,到时候我们四个人一起刚好包个软卧的包间,一路上打着扑克,听着歌儿说说笑笑就到了!真是个完美的行程计划!到晚上我又有点后悔了,毕竟我们都没去过西藏,不知道各自应对高原反应的情况到底如何?既然是我在组织,我必须对他们的安危负责。于是我就正告小七,让他和他女朋友再好好考虑一下。小七挑衅说:怎么?我刚做通我女朋友工作,你就下软蛋不敢去了?我说,那好!我马上做你嫂子工作!我老婆一听说四个人包个软卧包间,一路打着扑克就过去了,立马答应!要去的理由就这么简单:可以路上打扑克。我无语。

然后立刻行动开始订票。曲折开始了,我们三个都可以直接在12306订票,但小七女朋友不行,她的身份待验证,所以必须到站台去买票。当时软卧余票只剩19张了,他女朋友买不到票,我们仨又不敢订,害怕买不到同一包间。而且网上订票是随机分配座位,也很难四个人选到同一包间。怎么办?我老婆说她有个朋友在火车站,晚上十点过打电话一问,她的朋友正好在火车站卖票!而且明天8点到15点在11号窗口卖票。可以按我们的要求把我们四个人选在同一包间!真是柳暗花明啊!事情似乎进展顺利。

十一月十八日,一大早我就催促小七赶紧把身份证送过来,才能去站台买票。但是他说有事很忙,尽量早点送来。都下午两点过了,他才把身份证拿齐,然后与我汇合一起去车站找我老婆朋友买车票。很惊险,我们终于在她朋友下班前10多分钟赶到车站。我们如愿4个人选到同一包间。但我撇了一眼她朋友帮忙出的票,小七女朋友是13号下铺、我老婆是14号上铺、小七是15号下铺、我是16号上铺。也就是我们俩都是上铺,他们俩都是下铺。这道无所谓,反正一行四人一个包间,到时候怎么方便怎么换。不需要去同外人商量换铺就好多了!然后赶紧回去订回程机票。由于小七女朋友无法网上订火车票,耽搁一天时间,回程机票由1050涨到1210,加上附加费1260一张,无语!这也是没办法。

一切似乎都还挺顺利,我已经开始憧憬起我的首次西藏行了。11月25日晚上8点45分的火车,所以还有几天时间,我开始准备。计划具体行程、手机里下满了所有有关西藏、高原、拉萨的歌曲。特别是那首“坐上了火车去拉萨”,很是应景啊!下了三个版本。小七继续忙他的事,十八号下午买完票,我们都没再联系,静静等待出发那一刻的到来。

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13点47分,距离出发日两天。我的QQ闪动,小七发来三个“白眼”的表情图标,我心里咯噔一下!以处女座无敌的洞悉能力知道:完了,要遭!本来打了两个字“退票?”,准备回给他。但是又一想,不要太悲观,希望是别的事。于是改成“爪子?”发给他。“跟女朋友大吵一架,分手了”。我艹!我说什么来着??真是怕哪样来哪样!这些小年轻谈个恋爱实在太不靠谱了!昨天还在一起逛商场、买衣服,今天就分手了。“退票?”刚才剪贴下来的两个字,终于正式派上用场了。鉴于个人隐私,具体原因就不在这里详述了,但是确实是因为去西藏的事。反正经历各种劝,各种办法弥补,都无济于事。最后在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距离开车还剩25小时左右,把票退了。为此,火车票他多遭5%的手续费。本来二十三日下午退只收5%手续费,经过无谓的挽救,挨到二十四日下午,就变成10%。然后退掉飞机票,直接20%手续费。他这一番折腾总共损失718元。我打趣他说:六天时间,门儿都还没出,就到过火车站两趟,一趟买票,一趟退票,火车都没见着,你就白白的亏了718元+一个女朋友。这叫什么事儿啊!要是六天前我没在QQ上多那句嘴,问你去不去西藏,你现在还和你女朋友手挽手压马路呢,718元也不会损失。看来我就是上天派来专门克你的,你此生注定有此一劫!打趣归打趣。我也安慰他说,你吃的这个亏还是挺吉利的。718!你不是小七吗?718就是(小)七要发的意思,说明你吃了这个亏之后就要从此开始发达了!

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就在小七退票后,我把事情告诉了老婆。本以为她也不去了(因为路上没有扑克打了)。但我老婆坚定地还是要去,不能因为别人的变故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我突然觉得我老婆的旅游观成熟了,不再停留在“有好吃的”阶段了。心里很是感动!小七退出的阴霾也一扫而空,收拾心情继续期待首次西藏之旅。

十一月二十五日下班之后,我和老婆一人背个旅行包直奔火车站。先要坐火车去成都,然后从成都乘T22列车到拉萨。也就是晚上10点过,我们还要从成都回到绵阳。真是郁闷,谁叫T22在绵阳不停靠呢?

晚上8点20我们顺利检票登上T22。真正的曲折开始了!

首先,从未坐过火车软卧对软卧无比憧憬,哪怕没扑克打也可以容忍的老婆一看我们的软卧包间:怎么这么窄??跟我电视里看的不一样啊!这个软卧跟硬卧有多大区别?真是遭骗了!还不如买硬卧!多遭400块钱!我说:老婆,天朝的软卧就这样啊,你看到的是外国的软卧吧?硬卧分三层,软卧只有两层,空间比硬卧大50%,还是有区别。反正她就是嘟嘟囔囔一肚子不满,大呼上当!

然后,找她那个不负责任的火车站朋友帮忙买的票,在小七退出之后问题也显现出来了!前面说了,我们俩都是上铺,退的是俩下铺。而且13号下铺已经有人了。我们赶紧找列车长,说补点钱,把我们的14号上铺,调到15号下铺。这样我们两口就刚好占车厢的一面,才好使用下铺中间的那张小桌子。不然我们连桌子都没得用!甭说打扑克了,每顿吃饭都要等别人下铺的把饭吃完了,才能腆着脸让别人挪个坐儿,坐在别人床沿倚着桌子把饭吃了。想想我都快崩溃了!我们至少要这样求别人吃五顿饭啊!!列车长说,不行!没法补票,后面的站很可能已经把15号下铺的票卖出去了。你们能补票的几率很小。我们郁闷惨了,没想到兴致勃勃的西藏软卧之旅就这样悲催地开场了!等我极不情愿地爬上我的上铺之后,更是有种立马取消行程不去了的冲动。因为上铺能看到的窗户只是很窄一溜,必须把下巴贴在床单上才能看见外面一点的风景。不象下铺,坐在床头就可以看很远!这是我极其无法忍受的!我坐火车进藏不就是为了感受青藏铁路,欣赏沿途的风景吗?窗外风景是我行程的重大组成部分,不能舒舒服服地看风景,就损失了一半的意义!愁云满腹,心情一下子就跌入低谷。坐在尚无人来的15号下铺发呆。

“哎,你们去哪儿?”

对面13号下铺的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向我打招呼。说实话,我挺烦他的,因为他要是没补到小七退的票,这个包间至少到广元之前都是我和我老婆的专属空间了!而且我们还可以祈祷一直没人补到票,因为现在是淡季,进藏的人很少,这种可能性很大!

“去拉萨”。

“哦”他眉头略微皱了皱,“有准备吗?”

“没有,我们说走就走,没有任何准备。没有提前吃红景天什么的。以前也没去过,这是第一次进藏。”我有点激动,以为我们这么牛,他应该表示赞许。谁知他摇了摇头,说:“太危险了!”

“啥?”,我一下紧张了。说实话我一直担心高原反应,因为从没去过,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感受。也听说过高原反应严重会出人命的。但听他这么凝重地说太危险了,着实有些担心。

后来通过了解知道他姓宋,他让我们叫他老宋,我们处于礼貌叫宋哥。他是拉萨铁路公安系统的一位级别不低的领导,在拉萨工作了八年,不久前才调回西宁。宋哥说我们这样太冒险了。西藏可以去,七八九月随便去,没问题!那时气压高,含氧量也高,植被也茂盛,基本没有高原反应。可是冬天进藏就要特别小心了!因为气压低,大气含氧量也低,加上本来不多的植被都已枯萎,氧气更少。高原反应会很严重。特别是象你们这种之前没任何准备,又从未进过藏的,冬天去西藏相当危险。我劝你们慎重考虑一下,能不去就最好别冒这个险了!宋哥这席话简直就像晴空霹雳,我直接被炸懵了!他是在拉萨工作了八年的人啊,刚刚下来,他的话应该是很有权威的。我不能质疑,因为他没有必要骗我。而且他也说得很有道理!我只想到我之前去过海拔3200多米的香格里拉,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我忽略了植被这个关键因素!香格里拉及附近的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森林公园啊!那植被得多茂盛。虽然普达措部分海拔上了4000米,但毕竟一大片森林造氧,还不够呼吸的吗?然而拉萨本来海拔就接近3700米,周围光秃秃的,夏天植被就不算多,冬天还全枯死了,氧从何来啊?一想到这里,我心沉入谷底,凉了一半,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何况我还有心病,10年体检时就查出T波倒置,心肌缺血。在家里偶尔都会出气很紧,需要大口呼吸,去到那里氧气不足该怎么办?我老婆立刻就把我这情况跟宋哥供出来了!我还想掩饰淡化,说没什么,我以前可以连续跳一个小时的绳,而且我为了锻炼身体,有段时间天天爬楼回家,我家在31楼,我每天爬一次,8分钟就爬完了。宋哥很严肃地说,别的什么病都还好说,心脏有问题就不要去了。然后拿出手机翻了老半天翻出一篇微博让我看。写的就是他的一个下级,2012年10月9日去世了。刚刚被评为全国优秀警察,那年才42岁。去世的时候就是在阿里工作,那里含氧量只有40%。后来知道就是死于心脏问题。宋哥又说,像我们这种当兵体格比你好吧?我们每次进藏都会觉得不舒服,头疼!疼得睡不着觉。吃什么红景天、高原康,都不管用!就是吸氧。我们办公室都有氧气口,随便吸。每次从拉萨一回到西宁,一下就觉得舒服了,还别说西宁,到格尔木就很舒服了。格尔木海拔2800,西宁海拔2200。我老婆立马问,哪儿有氧气瓶卖呢?宋哥说,好的酒店、七八百一晚的都有,会给客人预备的。得!我一想我们订的酒店160一晚,估计没氧气瓶了。只有买那种像杀虫剂一样的便携式,那种几十元一瓶,一瓶就吸二十分钟。我们27日下午14点16到达拉萨,30日下午15点30飞机离开。按照我们当时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到了拉萨就躺着吸三天氧回来,按照这算法,这七十三个小时,我们得吸多少钱的氧才能挺到上飞机啊??

刚才就已经凉了一半的心,到现在拔凉拔凉了!怎么办?现在火车正飞驰在成绵之间,快到绵阳了。真的好想下火车哦,可惜绵阳不停!夜幕中,T22很快就呼啸穿过绵阳,我连我家楼房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已经穿过平政桥,直奔下一站广元了。我望着车窗外黑漆漆的荒野,感受着火车的飞奔。忽然觉得这好像是趟死亡列车!它把我们拉去的不是人间的天堂,而就是天堂;不是离天很近的地方,而就是去升天了!一阵莫名的恐惧向我袭来,怎么办?我立刻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其实也不激烈,“不去”早就占了上风!就是在盘算不去损失有多大和有什么脸面去见知道我们去西藏的同事朋友,还有小七,被他知道了还不得笑死啊!但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现在也不是孑然一身了,有妻子有可爱的儿子,我必须得对他们负责,不能把自己置于险境。如果我还没成家,我肯定要去赌一把!如果这次去成功了对我的人生都将是一次升华,我战胜了自己的恐惧,我验证了我的身体是很棒的!如此恶劣的条件要是我都能挺过,还用担心什么心脏病呢,那其实就是一种心病而已。否则我当年去川医检查为什么花了三四千的检查费,医生最后就给开了10元钱不到的镇静药呢?但是这一切都是去成功的后话了。我目前是考虑如何修改行程,将损失降到最低。下一站就是广元,难道在广元下?不行!再怎么认怂也得出川吧?一场声势浩大的旅行,连川都没出就认怂回家了,实在太没面子了。可供我纠结的站点还有宝鸡、兰州、西宁。宋哥就是去西宁。他说西宁没有任何高原反应,随便玩。但是西宁就只有个塔尔寺和青海湖,用他的话说一天就玩完了,那我们剩下四天都干嘛啊?(如果改行程到西宁,西宁只有12月1日才有到绵阳的航班,我们11月26日到西宁,27日玩一天,剩下的三天半度日如年!)聪明的我,最后计划在西宁玩两天,然后坐动车到兰州,兰州玩两天,再从兰州坐飞机回绵阳。兰州返绵的机票才220一张!比西宁的580便宜很多。但是兰州要12月2日才有航班,又得多耽搁一天,现在是归心似箭啊!而且兰州也没什么好玩的,只有兰州拉面,我老婆感兴趣。既然修改行程已确定,就赶紧取消原订的行程的订单吧!这一系列取消,直接损失将达到两千多!三个718!!718知道后肯定笑得不成人形!但是在铁路沿线中国电信的信号真是不敢恭维啊!新行程的机票半天预订不成功,旧的也取不掉。唉,反正明天下午四点四十到达西宁之前都还可以做最后的决定,现在就洗洗睡吧。怀着很郁闷的心情、低落的情绪,做了一宿的梦,全是有关去与不去纠结的事情。

十一月二十六日,天已大亮。火车过了宝鸡后天气渐渐变得晴朗起来。望着窗外太阳下的黄土高坡,人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现在突然觉得这个季节去拉萨也没那么可怕,做足最坏的预案,在火车上反正是有供氧的,不用担心。一下火车万一昏厥,就立即买氧气吸氧,大不了在医院待24小时,马上买28日下午的机票回绵阳。只要上了飞机就有氧气,也不用担心。宋哥又提醒说:现在临近年终,进藏的票都好买也便宜,出藏就不一样了。农民工都开始陆续返乡,航班就算天天有,票不一定有。说不定几天都回不来。我一听,又开始犹豫了!是啊,万一票买不到一直被滞留在拉萨怎么办?这个氧谁吸得起啊!但是现在又不敢直接把28号返绵的机票订了,然后把原行程订好的30号的机票退了。这不等于把路堵死了吗?不管到拉萨情况怎样,28号都必须回来!经过与宋哥的反复确认,得出结论:现在进藏肯定会有高原反应,也就是人会感觉特别不舒服。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头疼得厉害,睡不着觉。至于会不会心慌气紧昏厥过去,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我就很担心我老婆头疼的问题,她平时在家都经常爱犯头疼病,一疼起来就脾气很差,六亲不认,人畜不分,变得像个魔鬼!去了那里疼起来怎么能受得了?我老婆担心我心慌气紧,害怕我会昏厥过去。我们彼此都仔细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觉得应该没问题,咬咬牙可以扛得住。于是都倾向于还是去拉萨。这哪是去旅行呀,感觉更像是慷慨赴刑!

纠结了大半天的事情暂时确定下来之后,心情也变得麻木而坦然。幸运的是,车过兰州15号下铺都还没人来。我们就一直占据着。也不影响我们一路的用餐和看风景。老婆出去洗漱回来说在盥洗台碰见一个胖胖的小伙子,也是去拉萨,之前在拉萨当武警,昆明人,这次是回去看望战友。我立马出去在过道上碰见了他。现在我们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听冬季进藏高原反应情况的机会。胖小伙说,高原反应是会有的。他每次去就是到药店买几支红景天口服液,喝下去就没事了,很管用。咦?不是说红景天要提前服用才会有效吗,难道改良配方了?心里半信半疑。胖小伙又说,高原反应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他个人觉得冬季的呼吸比夏季还通畅些,冬季没夏季那么闷。如果我们真的担心高反的话,西宁一过,格尔木就是我们最后的下车机会了。因为格尔木再不下,我们就会进入真正的高原地区了,海拔4000米以上,还会翻过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听了他的话,觉得和宋哥说的不大一样,感觉情况不是太严重。但是他作为一名武警战士,每次去都还要买红景天喝,抵抗高反,我们这体格情况不是会更厉害?还有他劝我们那句,如果真的担心高反,格尔木将是最后的下车机会,又让我把心悬了起来,难道我们真的要在格尔木下车?拉萨还去不去呢?踌躇间,西宁又到了,我们将宋哥送下车和他道别。没有计划西宁下,反正还有格尔木嘛,再走一段!

西宁这一站下了不少人,我们的车厢空了一大半。满以为宋哥走后我们的包间就成我们俩的专属空间了!谁知在西宁又上来两个做销售的小伙子,不过他们是去格尔木的,不到拉萨,半夜11点过就要下车。很快和这俩做销售的小伙又聊开了。其中有一个不知是哪儿的人,他好像一直都回避这个话题,但闲聊中知道他是西宁的准女婿,找了个西宁女朋友,快结婚了。这个西宁准女婿对拉萨还特别熟悉。他说由于工作的原因,一年要去十几次拉萨,而且不分春夏秋冬,事先也没法做准备,提前吃什么红景天呀,都是领导让去,就得马上去。火车、飞机都去过。他口中的冬日拉萨,完全不用担心。没什么高原反应,如果我们担心进藏的第一晚睡不着觉,就喝几两老白干,好睡得很!天啦,各方告诫不是一直都在强调,高原上千万不要喝酒,会加重高原反应吗?他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抵抗高反。我们以为他开玩笑,但他说得很认真!还说他就是这么干的,完全不要顾虑什么高原反应。真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什么说法都有。虽然听了他的话,我们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一些,但是完全不敢相信。因为他说的和之前宋哥说的相差太大,和胖武警说的也有差别。

二十六日晚上11点50左右,列车终于到达格尔木。两做销售的小伙子下车走了。我们也顺便下到站台去踩踩格尔木的地皮,感受一下海拔2800米的空气含氧量。午夜的格尔木,除了空气清清凉凉的,倒也没什么别的感觉。相比车厢较闷的环境,这种清凉的空气让我觉得还比较舒服。要是拉萨也是这种感觉该多好啊!心里幻想着。你不去,光听别人说,永远也不知道拉萨的冬天到底是一种什么感受。别人说得再多再细,那也只是别人的感觉。要变成自己的亲身体会就必须自己亲临其境!就算这次我们打退堂鼓在格尔木认怂下车了,但我们还是不知道去西藏是什么感觉,冬日的拉萨高原反应究竟怎样?这在我们心目中将永远是个迷,永远也解不开。我老婆也说本来对西藏毫无兴趣,但是听他们一说,觉得相差太大,很有神秘感,反而激起了她的挑战欲望,想去一探究竟!既然老婆都想去了,那么格尔木这个最后的机会我们也毅然放弃了!溜达了一阵,就登车准备出发,踏上真正的青藏高原!

十一月二十七日凌晨零点,新的一天到来之际。列车发动了,拉着我们缓缓地驶向青藏高原,人间天堂。很幸运的是,自从俩销售小伙从格尔木下车后,我们的包间再也没有人来了,终于在本次旅程踏上最美的青藏铁路格拉段时,上天让我们拥有了一个私属包间(如果那曲也没有人来的话。估计来人可能性不大,因为那曲到拉萨仅四个小时,买软卧票的概率很小)。但是又一转念,岂止我们的包间没人来,整个车厢都差不多走空了!36个软卧的车厢,空空如也。好像只有六个人---我们和隔壁包间的四姐妹,四个40多岁的亲姐妹。这说明这个季节去西藏的人确实很少啊!为什么会这么少?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西藏?肯定是不适合去呀!想到这,看着空荡荡的车厢走廊,还有车上到处都有,嗞嗞作响的供氧口,我不禁后背发凉!望着漆黑的窗外,又感觉这仿佛是一辆驶向不归路的死亡列车了!车厢里,随处可见的“供氧口”三个字特别刺眼!列车在格尔木换成内燃车头后,就开始向车内供氧了。之前供氧口还只是摆设,现在真的嗞嗞喷氧气了。为什么要供氧,那还不是意味着进入高海拔地区,空气稀薄了。如果氧气够呼吸用,还需要费这么大力气供氧吗?现在有供氧,下车怎么办?唉,现在想这些为时已晚。已经错过了最后下车的机会。就像歌里唱的:坐上了火车去拉萨,现在是硬着那头皮上布达拉!自己选的旅途,含着泪也要走完。

回到包间,拉上包间门,关上灯,准备睡觉。突然发现,太美丽了!!!11月27日的凌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之上,皓月当空,万里无云。皎洁的月光使整个高原都披上了一层银纱。极目望去,到处都亮堂堂的!由于海拔高,离天近,空气稀薄的原因,我从没见过如此明亮的月光!太漂亮了。高原上的山坡、草甸、湖水,包括沿途通信、电力公司的铁塔、电杆都清清楚楚、历历在目。不远处,与青藏铁路并行的青藏公路109国道上还有一组组明亮的车灯。表示一辆辆的汽车。大多都是浑身缠着七色彩灯的大货车,在公路上慢慢行驶。有的开着双闪停在路上。真是不可思议!这样的午夜、这样的海拔、这样的荒郊野外鸟不生蛋极端恶劣的时间和地点,居然还有这么多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和车。实在令人佩服。我们是在有着供暖供氧的火车里舒舒服服躺着,而他们呢?这一路走来如此荒凉,他们还有多久才能抵达他们的目的地呢?看了一会窗外的夜色,突然发现月光透过火车的窗户已经洒在了床头和小桌子上,小桌子上放着一个花瓶,花瓶里插着两枝绢花。我望着对面的老婆,笑着说:太浪漫了!此情此景不正是传说中的“花前月下”吗?老婆也很激动,没见过如此浪漫的场景。月光、繁星、高原,两个人专享的软卧包间。上天还是待我们不薄的。看了一会儿,老婆困了。我倒是兴奋的睡不着,一会看看海拔表、一会欣赏窗外的美景。海拔表上的数值不断攀升,4400、4500、4600….很奇怪!这么高的海拔了,远远超过拉萨的3700了,我为什么没有一点感觉?而且我们包间的供氧口都没有打开,只有外面过道上的有一个在响。那一个供氧口不会这么厉害吧?看了一会,我也累了,于是晒着月光入眠。就睡在月亮底下,一睁眼就看见明亮的满月。感觉好温馨内心很宁静。睡了一会儿,感觉火车停了。朦胧中,我知道应该是到达本次旅程,也就是青藏铁路的至高点,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了!唐古拉是青藏铁路最高的车站,所有火车都会在这个小站停一下,但是又不上下人,不知道为什么要停。一看海拔表,果然显示海拔五千多米!但是我根本没有一点不适感觉!!正纳闷,老婆喘着粗气坐起来了!看来还是有高原反应,只是我没有感觉!!我劝她去门口吸吸氧,她说不用。喘了会,又躺下了,说头疼。

十一月二十七日早晨,列车到达那曲车站。海拔4700米。我依然没感觉,还精神得很!老婆却彻底蔫儿了,一直抱怨头疼。我去餐车买了份早餐,想让她喝点稀饭。但她什么都不想吃,完全没胃口。我只好一个人把所有饭都吃完了,还意犹未尽。这时老婆喝了点水就开始吐了!吐完之后感觉好些。我以为她的高反过去的,就让她吃点东西,结果马上又吐了。再看隔壁包间里的四姐妹早已吐得东倒西歪,歪在床上吸氧的吸氧,呻吟的呻吟,看来冬季进藏的高原反应确实厉害啊!只是不知为何,我没感觉。四姐妹最小的那个“妹妹”,还有点精神跟我交谈了几句。得知她们是四川彭州的,都四十多岁了,也从没去过西藏,这次下了很大决心,四姐妹约齐准备趁“年轻”去一次。不然以后进藏的可能性会越来越渺茫了。

按惯例,那曲到了,得下站台去踩踩地皮。老婆是去不了了,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恨不能马上回家去。我只有独自下车,去体会海拔4000多米的真正高原,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40%,比拉萨的60%还低的那曲是什么感受。下车之后,明媚的阳光下,远方是云雾弥漫的那曲城,或许是海拔实在太高了,整个城都笼罩在火车站下面远方的云雾之中。那曲的火车站修得真的好高啊!空气跟格尔木一样,清清凉凉的,没有别的感觉。不觉心慌,不觉气喘,不觉头晕,很是舒服,没感觉只有40%的含氧量啊??

下午2点16分,火车到达拉萨。迷终于解开了!我们并没有一下火车就晕厥。跟在绵阳的感觉一样。走出车站也没觉得气喘,但是我们还是刻意很小心,慢慢走。害怕动作猛了,引发高原反应。打车到预定的酒店,很漂亮的藏式风格酒店,本来奄奄一息的老婆,一看酒店房间,很是满意,稍微来了一点精神。但是很快又被高反压制了。刚到酒店,一直感觉很好的我也觉得额头到太阳穴一圈儿有点麻麻的感觉,应该是高反了。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不适。

稍事休息便出去觅食。出酒店溜达几分钟就走到了大昭寺广场,广场旁边就是网上评论口碑甚好的刚吉餐厅。典型的藏餐厅。来到西藏肯定要吃地道的藏餐。入藏第一餐我们点了很传统的酥油茶配糌粑,再加一份凉拌牦牛肉。凉拌牦牛肉还不错,吃不出来藏味儿,典型的川味儿。大名鼎鼎的酥油茶可就挑战我的饮食极限了。藏民朋友也很实惠,十五元的酥油茶直接提了个三磅的暖水瓶出来,慢慢喝。我估计喝不惯,于是先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怎么说呢?居然是咸的!一直以为酥油茶应该是甜甜的!谁知真正的酥油茶感觉就像小时候那种奶腥味很重的奶粉冲出来后再撒一把盐----对,就是这种味道!多喝两口,慢慢习惯了,就是奶腥味重了点,然后咸。不喜欢喝,但是也不难喝。接下来就挑战同样有名的糌粑。入口嚼了一下,很软很细,感觉还不错。后来就恼火了,好嚼但是不好吞。真正的让我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难以下咽”!不是说东西难吃,而是这个糌粑入口后附着力很强大,粘满整个口腔上颚,吞都吞不下!我用尽全力下咽,都要吞吐了才吞下去一些。我想起了小时候吃的那种满口的炒面粉,也是比较难下咽,但是一喝水就全部冲下去了。于是连忙喝一口酥油茶,谁知喝酥油茶也不管用。真是打心底佩服藏民同胞,这可是他们的主食啊。对面的老婆依然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什么都不想吃,没有一点胃口。勉强喝了几口酥油茶。吃完饭,老婆实在高反难受,我们就径直回酒店。路上,老婆又吐了。真是吃啥吐啥,喝水都吐。回到房间,老婆就躺在床上,喝了酒店老板送的两支红景天口服液,依然没见好转。九点钟,老婆开始发冷,盖了很厚的被子还是觉得冷!我开始觉得不妙了,害怕她感冒,发烧。高原上最忌讳的就是发烧,这可不得了!关键是她今天一天就几乎没进食,水都没喝。吃了一点点,都全吐了。这样下去很危险。怎么办?看她这样子后面的行程是无法完成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不能冒险。赶紧预定28日下午的机票把她送回去,然后退掉原订的30日下午的机票。剩下的旅程我就独自进行了。打开川航APP,很不幸28日的机票已订完!29日已经是全价。而且29日回去没多大意义。再等一天就可以按原计划回去了。还有,如果她29日回去,就表示她28、29这两天都不见好转。对于我来说,这两天最主要的行程28去布达拉宫、大昭寺、色拉寺,29去纳木错也都全得取消。因为我也不放心她一个人病怏怏地躺在酒店啊!我必须留下来照顾她。也就是如果订不到28日下午的机票,这次西藏之旅就将以全在酒店度过结束。我不死心,于是又去携程试试。携程上面显示28号票也已售完。但是可以候补,如果有人退票就可以马上出票给我们。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我们候补了一张。然后睡了。晚上十一点十五分,一阵清脆的短信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预感有好消息,打开一看,果然候补成功!老婆买到了28日下午回绵阳的机票了。收到这个不知算不算好消息的消息后,我们都稍微宽了心。第二天起床,老婆感觉没昨天那么难受了。我说先吃了东西再说。于是我们又找到一家叫光明港甜茶馆的地方吃藏面,喝甜茶。这个甜茶就很好喝了!象这边的奶茶,但是是鲜牦牛奶做的,所以比奶茶更好喝。而且也是很实惠,十块钱一暖水瓶。牦牛肉清汤藏面也好吃,汤很鲜。只是青稞做的面条还是吃不惯。老婆喝了甜茶,感觉精神倍增!如同打了鸡血。也没吐了。难道真的高原反应挺过去了?可是30号的机票都已经退了啊!要是再退28的,又订回30号的,这一折腾可就亏大发了!钱都是小事,关键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没事了。万一再改行程后,又开始高反,就真的经不起折腾了。何况29日的纳木错之行,她是铁定不去的。因为来回要坐10个小时的车,只能欣赏一个半小时的风景,实在太辛苦。再加上纳木错海拔比拉萨还高1000米,高反会更严重。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不改计划了。好在是下午3点的飞机,上午我们还可以去参观布达拉宫,她也算不虚此行了!

参观完布宫后,下午一点,我把老婆送上开往机场的大巴。老婆十分地恋恋不舍,因为她确实挺过来了!精神状态、身体感觉都很好,可是却得回去了,真是郁闷!谁叫她不早点挺过高反,昨天的表现那么吓人啊?没办法,只有期待下次自驾进藏了。

至此,我曲折的首次西藏冬游行的“曲折”就此结束了。回想一下,还是真是一波N折。从最开始的预定的30日回绵的四张机票,到28日就陆续退成只剩我一张。我们的此行最大“曲折”主要就在应对高原反应上的纠结和精神折磨。冬日去西藏,高原反应确实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需要认真对待。但具体怎样应对,你要问我有没有高反,严不严重,我都没办法回答。拿我们的经历来说,宋哥的说法很严重,确实也让我担心得够呛;胖武警的说法比较中立,但是他是武警,每次去还要喝红景天,也让人觉得高反有分量;西宁准女婿的说法就太轻松,完全忽略了高反的影响。总结起来,这就像小时候学的课文《小马过河》,宋哥是小松鼠,把过河说的太危险;西宁准女婿是老黄牛,把过河说得太简单。等我们实际经历过了才知道高原反应是因人而异的。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拥有不同的心情都会带来不同的高原反应。并不是说平常体格很好的人,高原反应适应能力就很强。给我的感觉好像还有点是相反的。比如宋哥是警察、胖武警还是武警,他们体格都是很棒的,但都有高原反应。西宁准女婿和我一样,是普通人。我的身体还很让人担心,结果完全没感觉,就算上到海拔4700米的纳木错,也一样如履平地,跟在绵阳感觉没差。而我老婆,平常自我标榜的国防身体,一上去就蔫得不行,情况也很危险,幸好第二天挺过来了。所以,应对高原反应的正确态度是,心理上藐视,不要紧张。但是具体的措施要做足,要有最紧急的预案,一旦有危险就要果断处置,千万不要逞强。还是那句话,高原反应,别人说得再多再细也无济于事,要想解开这个谜,必须你自己亲自去体验一下,才知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后记:我的游记就到此。与其说是游记,不如说是有关高原反应的心得体会更确切。具体的这次进藏游记,我将在后面的照片下面,以照片说明的形式与大家分享。)


坐上了火车去拉萨



兰州,一座伤城。看着那些恐怖的大烟囱就有一种想迅速逃离的感觉。幸亏我们没有中途下车,在西宁、兰州游玩




这就是我们独享的专属软卧包间。看见小桌上的绢花了吗?那就是车行至唐古拉山口时“花前月下”场景的“花前”,可惜相机不行,月下没能拍出来



格尔木之后,空空如也的车厢。“死亡列车”感觉最明显的时候。




有“高原反应”的麻花和咖啡,鼓得快要涨破了!




过了西宁之后,青藏高原的黄昏




远山横亘,东方既白。黎明时的唐古拉山。




清晨的青藏高原,海拔4000多米




高原日出











海拔4400米的那曲火车站









不知名的雪山






很漂亮的高原沼泽








羊八井站




我们下榻的藏式风格酒店房间。不贵,160一晚,托淡季的福。






透过房间窗户可以看见远处的布达拉宫




酒店的内部




下面是酒店的餐厅




刚吉餐厅




第一顿藏餐。水瓶里是酥油茶。篮子里土豆一样的就是“难以下咽”的糌粑




刚吉餐厅二楼远望大昭寺




第二天早上光明港茶餐厅吃的藏面和甜茶,很好喝的甜茶






雄伟的布达拉宫










进入布宫后一扇三百多年历史的大木门




进门后的布宫













从布宫远眺布宫广场




看见没?张大嘴喘气,高原反应!








布宫里面的“四大天王”壁画








呃,很粗心,四大天王没拍完。拿这位“天王”来凑数吧!还是很威猛的:P




布宫里的窗户




再次给大家演示高原反应----张嘴喘气。




布宫的核心地带




布宫里面的厕所




布宫后面的公园 PS:我老婆的行程至此终结




大昭寺




大昭寺门口的石碑




大昭寺里面




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








著名的八廓街







玛吉阿米。相传六世达喇仓央嘉措与情人约会的地方












玛吉阿米的晚餐,这么点儿111元。忒贵!不过,这本是别人用来约会,找情人的地方,我却以填饱肚子为目的进来,无怪乎贵。




色拉寺大门




色拉寺辩经处




著名的色拉寺喇嘛辩经场面











海拔5190米的甘巴拉山口,远处的蓝带子就是纳木错








































































喝一口圣湖水。虽说是咸水湖,但是湖水并不咸,淡淡的






结冰的小水塘






海拔表












布宫白塔。据说是古代的拉萨城门,就这么宽




布宫夜景






拉影老字号烤羊肉吃的晚餐。烤羊腰很好吃。那个粉汤也很好喝,我吃了两碗




达赖夏宫----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门口的猫咪






























达旦明久颇章----永恒的宫殿。中央政府在1954年给十四世达赖喇嘛拉木顿珠修建的别墅。是罗布林卡历代达赖夏宫中最豪华,规模最大的一座。可惜拉木顿珠1959年叛逃到印度达兰萨拉去了,无缘享受。
















告别西藏的最后一顿藏餐,阿罗仓吃的咖喱饭和萝卜炖牦牛肉汤,还喝了一杯青稞酒,非常好喝!只有4度,很像饮料。






飞机上发现的不知名雪山




这个不会是珠峰吧??






评 论
手机:  
电话:  
联系人:
Q Q:   
地址:  

宁安高铁开启芜湖“高铁时代
上个周末,很多市民微信朋友圈被宁安高铁刷爆。合福高铁的通车,让芜湖告别了无高铁时...
合肥星级酒店进入“圣诞模式
据报道,虽然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几天的时间,但是合肥的多家五星级酒店已经纷纷开始亮灯...
亳州助推乡村旅游提档
今年以来,亳州市把乡村旅游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不断创新方式方法,采取多项措施,推...